🔥第062期第063期第064期_腾讯财经

2019-08-22

发布时间-|:2019-08-22 09:59:44

-|这里是千山的毕家屯,是曲先生的家。-|“  几天来,姑娘一直昏迷不醒,迷迷糊糊之中的拉屎撒尿,已经没有了清晰的记忆。-|-那闺女确实可怜,如果她实在没有地方可以投奔,你看这样行不行。-|-因为是邻居,并且情趣相投,他们早就是非常要好的朋友,已经相交了二十多年。-|-特别幸运的是,危难之时,是好心的曲先生收留了自己。-|-我再开一副驱寒发汗的方子,加点黄连,煎服,一天三次,不用两天就会好的。-|-脸色虽然苍白,但是非常俊俏,啊,原来是一个闺女!他用一根手指试了试闺女的鼻息,呼吸微弱,但是还活着。-|-自己虽然好心救了落难的闺女一命,但是,功劳还是在曲先生。|-  老张又去到灶房,点燃了锅灶,倒进去一满桶水,把水烧开以后,然后舀进木桶里,提进了厢房。|-闺女无家可归,又刚刚重病痊愈,还能把姑娘撵出去,让她重新流落荒野,自生自灭?要不你说怎么办,没有空闲的房子,让她住在那儿,又如何能够收留她?”  “坚决不行!”老张从来没有想过这个问题,他没有一点心理准备。|-

-||-唯一的问题,就是年龄上有一些差距,我看问题也不大,你还是正当壮年,才四十来岁,她也已经二十,老夫少妻多矣。-||-再说,都是一些小事,举手之劳,也费不了多少功夫。-||-  见老张一副疑惑不定的样子,曲先生又道:“都是苦命之人,你们两个就此成个家,一块过日子,也可以互相有个照应,怎么样?”  老张这才明白了曲先生的意思,马上就急了,连忙摆着手:“不行,不行,坚决不行!曲先生,人家还是个黄花大闺女呢,咱可不能趁人之危!”  “不是趁人之危。-||-刚进到东厢房,就见花姑从炕上下到了地下,一下子就给老张跪了下来。-||-

-||-虽然心里早就想过再娶一个媳妇的事,而且充满了渴望,但是,他从来就没有敢把再娶媳妇当做一个简单的事儿。-||-

-||-西厢房没有房门,是灶房,兼做储藏室,放了一些粮食、木柴和杂物,还有水缸和酸菜缸之类。-|-”  花姑执拗地跪在地上,就是不起来,央求着:“大哥,请你行行好,留下我吧。-|-  曲先生看着满脸憨厚的老张,一副坚定的样子,但是比较刚才,好像是已经有了一些动摇,见此,他征求着老张的意见:“老张,要不这样,我去给你问问闺女,看看她是什么意思,怎么样?”  面对曲先生的提议,老张的心里充满了矛盾,他混乱了,同意不是,不同意也不是。-|-有我一口吃的,就有你们一口吃的,你看如何?”  老张瞪大了眼睛,没有听明白曲先生的话,满眼都是问号。-|-她有着长长的睫毛,美丽的嘴唇,瓜子形的脸庞,只是脸色煞白,眉头紧皱,一脸病态和倦容。-|-

-|但是,花姑却不是,她是真心的,她从内心里感谢老张大哥,感谢曲先生。|-

-||-  “喂,醒醒,醒醒,你怎么了!”老张小声地喊道。-||-  “嗯。-||-姑娘一见老张慌乱的神情,赶忙止住了眼泪,又笑了起来:“谢谢大哥,谢谢曲先生。-||-她又环顾了一下屋子的周围,好像明白了是怎么回事,原来是面前的老张救了她。-||-

-||-刚进到东厢房,就见花姑从炕上下到了地下,一下子就给老张跪了下来。-||-

-||-”  老张和曲先生听罢,大喜。-|-  “没有事,没有事,都是苦命人。-|-  闺女仍旧昏迷着,因为发烧,盖着老张的被子,本能地蜷缩着身子,打着寒颤,嘴里说着胡话,喊着她的母亲。-|-姑娘一见老张慌乱的神情,赶忙止住了眼泪,又笑了起来:“谢谢大哥,谢谢曲先生。-|-  “来,闺女,吃饭。-|-

-|在听完了老张的叙述以后,冯郎中马上提上药箱,脸也没洗,就跟着老张来到了曲先生的家。|-

-||-  趴在地上的女人没有任何反应,就像是死了一般。-||-身上非常脏,全是污渍,臭烘烘的,看不出年龄,好像是一个女人。-||-但是他又犹豫了,因为时间尚早,这时候曲先生还没起床呢。-||-曲先生很是高兴,下午的时候,他专门让老张去到屯子里,买了一只活鸡,又把去年秋天收购的山蘑,从柜台里拿出来一些,浸泡洗净以后,和鸡炖了一锅,分盛在两只大汤碗里。-||-

-||-台阶是黑色花岗石的,长年累月的踩踏,加上下了一夜的雨,很滑,在湿漉漉雨水的映衬下,发着淡淡的亮光。-||-

-||-花姑脱下曲夫人送给她的不大合身的一件丝绵的夹袄,又脱下了贴身的小内衣,裸露着上身。-|-俺想起了自己不幸的遭遇,想起了失散的俺娘,我的命好可伶!  看到姑娘已经好些了,曲先生又去到前台,打理自己的生意。-|-”  老张和曲先生听罢,大喜。-|-  见到姑娘终于醒了过来,老张露出了欣慰的笑容:“你终于醒了。-|-脸色虽然苍白,但是非常俊俏,啊,原来是一个闺女!他用一根手指试了试闺女的鼻息,呼吸微弱,但是还活着。-|-

-|作为一个鳏夫,他已经好久没有见过女人的身体了,他被花姑那美丽的脸庞,细腻的的皮肤,坚挺的乳房,娇羞的神态,完全地征服了。|-

-||-花姑脱下曲夫人送给她的不大合身的一件丝绵的夹袄,又脱下了贴身的小内衣,裸露着上身。-||-她心里所恨的,是老毛子,是日本鬼子,是他们无缘无故地蹂躏了她的家乡,霸占了她的村庄,使她流离失所,母女分散,几近丧命。-||-  回到东厢房,夜已经深了。-||-  “你、你洗吧。-||-

-||-曲先生是一位慈善之人,态度温让,为人随和,对于老张没有任何其它的要求,简直就是视若家人。-||-

-||-“  几天来,姑娘一直昏迷不醒,迷迷糊糊之中的拉屎撒尿,已经没有了清晰的记忆。-|-  吃过早饭以后,老张又去到冯郎中的诊所,依照方子抓了药。-|-但是,花姑却不是,她是真心的,她从内心里感谢老张大哥,感谢曲先生。-|-  “你、你洗吧。-|-  姑娘已经完全清醒,而且身体也已经基本痊愈,老张赶忙又去到灶房,生起火来。-|-

-|有我一口吃的,就有你们一口吃的,你看如何?”  老张瞪大了眼睛,没有听明白曲先生的话,满眼都是问号。|-

-||-我再开一副驱寒发汗的方子,加点黄连,煎服,一天三次,不用两天就会好的。-||-  打开黑漆的大门,一只手拿着扁担,另一只手提着两只木质的水桶,老张小心翼翼地迈过大门的挡板。-||-老张得遇天上掉下的大喜事,一下子捡了一个年轻漂亮的媳妇,高兴万分,连喝了六七杯。-||-她的污垢满身,尤其是她的头发,就像是一团紊乱的鸟窝,乱哄哄的,里面还夹杂了一些碎草屑。-||-

-||-在听完了老张的叙述以后,冯郎中马上提上药箱,脸也没洗,就跟着老张来到了曲先生的家。-||-

-||-迷离迷糊之中,她感到好像是有一个人,老是给自己喝药喂饭,原来是张大哥。-|-你的年龄也不大,才四十来岁,又没有妻子,既然想收留这个闺女,如果同意,你就和她一块过吧。-|-  “我要洗澡,大哥。-|-  毕家屯是一个好地方,四面环山,地理位置绝佳,风景优美,是山间的一处洼地,黎民聚集,商业繁华,有数百户人家。-|-洗完了上身以后,她又脱下了自己的裤子,只剩下了一只小裤衩,开始擦洗自己的下身。-|-

-|有我一口吃的,就有你们一口吃的,你看如何?”  老张瞪大了眼睛,没有听明白曲先生的话,满眼都是问号。|-

-||-  老张又去到灶房,点燃了锅灶,倒进去一满桶水,把水烧开以后,然后舀进木桶里,提进了厢房。-||-  见老张一副疑惑不定的样子,曲先生又道:“都是苦命之人,你们两个就此成个家,一块过日子,也可以互相有个照应,怎么样?”  老张这才明白了曲先生的意思,马上就急了,连忙摆着手:“不行,不行,坚决不行!曲先生,人家还是个黄花大闺女呢,咱可不能趁人之危!”  “不是趁人之危。-||-  酒,只倒了两杯,曲夫人和花姑不喝酒。-||-有我一口吃的,就有你们一口吃的,你看如何?”  老张瞪大了眼睛,没有听明白曲先生的话,满眼都是问号。-||-

-||-  “不用出去,不用出去。-||-

-||-因为共同的遭遇,悲惨的命运,反而让他们产生了更多的情愫,更多的依恋,这就是相依为命,同病相怜。-|-  趴在地上的女人没有任何反应,就像是死了一般。-|-”  听了区先生的话,老张赶快出了门,去到小巷北面不远处的冯郎中家。-|-他不经意间,端详了一下姑娘,猛然发现,还真是一位漂亮的闺女!虽然破烂衣衫,有着憔悴的病容,浑身污垢,也没能掩盖住闺女端庄秀美的容颜。-|-  “恩人······”原来自己已经昏迷了三天,都是老张大哥在照顾自己,姑娘的心里充满了对于老张的感激。-|-

-|虽然老张比花姑大着二十岁,但是这并不是障碍。|-